【作家眼中的体彩】来来来!穿越到童年去“摸奖”

2020-04-07 11:35:18 蒋志红

分享到

时光清浅,流年婉转,走过一程光阴,相伴一份美好。感恩生命中每一段与自己相遇的记忆,哪怕只是一个很奇妙的小故事,也许多年后,这一故事足够你用一辈子去回忆。

三十多年前,我的父亲是一位乡村代课教师。那年我十一岁,跟着父亲到乡村中学去读书。乡村中学离镇上的家大约五公里,那时候最方便的交通工具就是自行车。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自行车可是宝贝,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奢侈品。那时,拥有一辆自行车的自豪和荣耀,绝不亚于现在拥有一辆豪车。我们家没有自行车,我只好和父亲每天步行去学校。

天刚蒙蒙亮,父亲打着手电筒,牵着我行走在寂静无人的乡村小路上。父亲虽长得高高大大,但腿脚有点毛病,走路时重心不怎么稳当,一瘸一拐的。而我呢,瘦弱娇小,总是走得气喘吁吁,不得不坐在路边的树下喘息片刻。在父亲的再三催促下,我极不情愿地被父亲一路拖拽着继续行走。

父亲常常感叹:“要是有一辆自行车该多好啊!”

我知道,买一辆自行车几乎要花掉父亲一年的代课费。母亲要照顾两个年幼的弟弟,身体也不好,基本上不能工作,更谈不上收入,家里全靠父亲一年的代课费过生活。拥有一辆自行车成为我和父亲最美好、最奢侈的愿望。

冬天到了,体弱多病的我,被凛冽的寒风吹得经常感冒发烧、流鼻涕。父亲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他更加迫切地想拥有一辆自行车。为了实现这一愿望,父亲放寒假后就开始书写春联,然后拿到集市上去卖。

我自告奋勇地做起父亲的小帮手,帮父亲裁剪红纸、牵拉、铺展、摆放对联,墨迹干了,再小心叠放好。我陪着父亲写春联,经常熬到半夜才睡觉。

临近春节的前半个月,我陪父亲到集市上卖春联。天色微明,父亲就搬起一张桌子,在菜市场占领一个角落,然后把写好的春联分类摆放在桌子上,等待赶集的人们前来购买。父亲热情地吆喝着,介绍各种春联的讲究和贴法,不大一会儿,春联陆陆续续卖出不少。父亲数着一角、两角、五角的人民币,脸上露出了难得的微笑,疲惫的眼里焕发出一丝希望的光芒。

那年腊月十八的清晨,我正帮父亲忙活着卖春联,突然一阵锣鼓喧天的吆喝声在集市的上空回旋:“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啊,快来摸奖啦!小小一张彩票,寄托一份爱心,或许还有一份惊喜呀!一等奖电视机,二等奖自行车,三等奖缝纫机,只出两块钱,就有机会中奖!”

“自行车?!”我的心咯噔一下,拔腿就朝卖彩票的地方飞奔,我奋力挤进人潮涌动的活动地点。

“哇”!几辆自行车、几台缝纫机、几台电视机整整齐齐地摆放着,在阳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我两眼放光,贪婪地吞咽着口水,真想推起一辆自行车就走。卖彩票的工作人员手中挥舞着一张张五颜六色的彩票,兴奋地讲解着中奖规则。只见一张张小卡片上印刷着精美的图案,卡片上有刮奖区,刮开后有不同的图案,不同的图案对应不同的奖项。人群中时不时有人上前掏出两元钱试试手气。在购买、期待、刮奖的过程中,失望与惊喜的交织让现场的气氛高潮迭起。

我兴冲冲地跑回父亲身边,告诉他彩票摸奖的事,鼓动他去买彩票。他不屑一顾:“天上没有掉馅饼的事,别瞎跑,老老实实地卖春联!”我的心拔凉拔凉的,用眼睛偷偷地瞪了父亲一眼,然后心不在焉地守摊子,时不时忍不住向摸奖的方向张望。

第二天上午,一个重大的喜讯在喇叭里反复不停地播报着:“好消息,好消息,今天的一等奖被一位幸运的大爷摸到了!”然后,一阵鞭炮声噼里啪啦地直冲我的耳门。一位卖菜的大爷拉着一辆半新不旧的板车,在大家的簇拥下,喜气洋洋地从我和父亲的春联摊经过,一台彩色电视机骄傲地躺在板车上。我灵机一动,把一张写春联多出的红纸盖在了电视机上,我也想沾沾喜气,给自己带来一点红运。中奖的大爷连声说:“多谢,多谢!”

我心猿意马,坐立不安,生怕那几辆锃亮锃亮的自行车被别人中奖推走。我在摸奖地点和春联摊之间跑来跑去,惹得父亲大怒:“你再瞎跑,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我暗下决心,不管中不中奖,我一定要花两元钱,买一张彩票试试手气。趁父亲不注意,我偷偷地拿了几角钱塞在布鞋里,我不敢多拿,怕父亲发现。晚上,我把钱从鞋子里拿出来,压在枕头底下。

半夜,我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喜滋滋地买了一张彩票,但没有中奖,我站在摸奖地点放声大哭,父亲还骂我是个败家子。我从梦中哭醒过来,不停地安慰自己:梦都是相反的。

一大早,我直奔彩票摸奖活动地点。嗨!几辆自行车还在!我松了一口气。

到了离彩票摸奖活动结束的最后一天,我终于“偷偷”攒足了两元钱,趁父亲不注意,我悄悄地跑到活动现场,看到还有两辆自行车静静地排列在那里,我欣喜万分。它们似乎在等待着我这个主人的到来!一张张五颜六色的彩票在我眼前跳跃,像五彩斑斓的梦。我手心冒汗,把皱皱巴巴的一叠毛角纸币交给工作人员,哪知对方说,未成年人不能买彩票。

我失望了,看来那自行车与我彻底无缘了。

“那就算给我买吧,我是她家长。”突然,我身后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是父亲。父亲终于支持我买彩票了?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原来父亲卖完春联,收摊时发现我不见了,就知道我跑到彩票摸奖地点来了。父亲从我手里拿过钱,交到工作人员手上,换了一张彩票,然后小心翼翼地刮开涂层。

“哇,二等奖,自行车!”工作人员一声惊呼,让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父亲直愣愣地看着我,又看看排列着的自行车,突然直拍大腿:“还是永久牌自行车!”

我和父亲兴高采烈地推着自行车回家,一路上引来人们惊羡的目光。到了家门口,我故意不停地拨弄自行车的铃铛,清脆悦耳的铃声招惹了左邻右舍的人前来围观。乡亲们宝贝似地这里看看,那里摸摸。父亲那个笑容,自豪中带着神气:“永久牌自行车呀,你们看这钢圈多亮呀,这轮胎多结实!还有这车架多实沉,这铃铛多响亮!”乡亲们不停地发出“啧啧”声:“哎呀,好气派的自行车呀!”“能不能借我去相相亲呀?”“唉,我怎么就没有这么好的手气呢?”……

妈妈的眼睛笑得眯成一条缝,跑出跑进,不停地冲着红糖水给乡亲们喝。两个弟弟好奇地围着自行车转,一会摸摸小铃铛,一会转动自行车的脚踏板,父亲用毛巾把自行车擦了一遍又一遍,我生气地跺脚:“别擦了,小心把油漆擦坏!” 我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与兴奋,用写春联的大红纸扎了一朵大红花,挂在自行车的铃铛前。

父亲在春节期间学会了骑自行车。那年的春节,特别温馨,特别难忘。

从此,上学路上多了一道美丽的风景:父亲驮着我在羊肠小道上飞奔,我扎着红绸子的马尾辫在风中飘呀飘,我搂着父亲的腰,任凭风吹雨打都不怕。

后来,我上了城里的高中,父亲把自行车送给了我,骑上自行车,满载着父亲的爱,我顺利地考上了大学。参加工作后,无论在何时何地,我每月都会花上几十元购买彩票,不为中奖,只为那段美好的记忆。

如今,那辆中奖的自行车早已褪去了一身铅华,锈迹斑斑,但它的灵魂依然永存。

文章来自于湖彩网,版权归湖北体彩所有。

新闻资讯

政策公告

数据图表

游戏规则

各地体彩

中国体彩网中国竞彩网北京体彩网天津体彩网河北体彩网山西体彩网辽宁体彩网吉林体彩网四川体彩网上海体彩网江苏体彩网浙江体彩网内蒙古体彩网
安徽体彩网福建体彩网江西体彩网山东体彩网河南体彩网湖南体彩网广东体彩网海南体彩网重庆体彩网贵州体彩网云南体彩网黑龙江体彩网
陕西体彩网甘肃体彩网宁夏体彩网新疆体彩网广西体彩网青海体彩网